海食°

【MikeXLee】喜闻乐见生病梗Ⅰ

('・ω・')不务正业写写文……
·爆字数爆的特别可怕小心一不小心就……[('▽'〃)哎嘿嘿]
·这个其实我还没写完于是准备写一个系列……( ・ัω・ั)
·坑鱼来啦大家快跑啊小心点儿!∑∑∑(゚Д゚;)
·顺便双麦大法好好好o(*`・ω・´*)ノ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夜已深。
Lee依旧一个人对着电脑屏幕工作着,电脑荧屏的光打在脸上,显得面容有些苍白。
躺在床上的Mike因为不满光线晃着眼而翻了个身,随后又沉沉睡去。
也不知这样过了多少个夜晚。
终于有一天,Lee病倒了。
早上手机设置好的铃声照常响起,可是过了许久也没有人来取消它。Mike为了自己接下来能继续安稳的睡下去起身按掉了闹钟,目光朝Lee那半张床扫了一下,顺便也想问问今天为什么还不起床。
然后便看到Lee像受惊的小动物一般缩在一个角落,身体贴在冰冷的墙上,一手无力拉扯着被子,脸颊泛着潮红,一边弱弱的喘息着。
Mike伸手碰了下Lee的额头,烧的像火炉一般。Mike便急匆匆的把床上的人翻过来,捂好被子,踢踏着拖鞋跑到客厅翻找着有没有平时Lee用剩下的药——虽然Lee没和他讲过生病了该吃什么药,但这就好像一种本领——天生就会的本领,或者是传承了Lee的一点记忆吧。
在饮水机旁边的小茶几上找到了几包还没开封的板蓝根,Mike把包装袋翻了过去,瞅了眼保质期,确定没过之后撕开两包往杯子里一倒,热水一加,顺手给Lee的上司发条短信请了假,随后端着泡好的板蓝根回了房。
Lee已经悠悠转醒,只是身体机能因为发烧而无法正常的运作。原本还想挣扎着起来,无果后只能乖乖的躺在床上,眯着无神的双眼,不知在看向哪儿。看到Mike进来之后便沙哑的唤着他的名字:“Mike,来拉我一下…呜……我还要去上咳咳咳……”话还没说完便猛烈的咳嗽起来。
这个工作狂。Mike在心里啧了一下,轻轻的扶着Lee坐起来,把枕头竖起来让他靠着,然后轻声的在Lee耳边说道:“我已经帮你请过假了,这两天安心在家养病,知道了吗。”
“可是……可是……”
“没有什么可是,”Mike坐在床边,把手上放温的药递给Lee,之后把还温热的手叠在Lee的手上“假我都已经帮你请过了,你上面也同意了。放心吧只是两天而已。”
Lee基本没有幅度的点点头,灌下了药,眉间露出一丝不快——大概是因为还没刷牙直接喝药有些不适应吧。随后Lee躺平了身又再次沉沉睡去。
于是空落落的房子里回荡着两人的呼吸声,还有Mike在做饭时的切菜声,将沾着水的菜叶倒进锅里发出的刺啦一声,以及粥快熬好时发出的咕噜声。
也不知过去了多久,只知道晨辉早已散去,空气从原本的清凉变为不加掩饰的冰冷。
Lee好不容易从床上爬了起来,揉了揉自己散乱的头发。原本乌黑的发丝因营养不良染上了点点的灰,双眼深邃,眼下乌青的眼袋——那就是熬夜在他身上刻画的痕迹。鼻梁上挂着一道长期戴眼镜的证明。
薄唇只带了一丝丝血色,更多的是因为缺氧而泛起的紫。
Mike端着煮好的粥悄悄地推门走进,看见Lee一幅精神不振的样子,心疼的摸了摸他的头。
“睡了一觉好些了吗。”Mike拿出放在角落里的笔记本电脑桌,打开,架在床上,然后把饭菜搁上去。
“啊……嗯谢谢”
Lee上半身无力的倚着床头,默默的看着Mike给自己准备着,半天才蹦出几个字来。然后从床头柜上摸起自己的眼镜,戴好。
这时Mike早已舀好一勺粥,送到Lee嘴边。
Lee莫名其妙的感觉自己心跳漏了一排——太近了,两个人的距离太近了。
然后Mike就不可避免的看见自己身边的人脸颊红红的,“是不是还在烧啊……不舒服所以吃不下饭吗…”说着拿手轻轻附在Lee的额头上。
我吃我吃我吃成么……Lee这么想着,直接咬上Mike拿着的勺子。
皮蛋瘦肉粥的味道。
轻轻舔砥着勺上残留下来的粥,吞咽着食物时上下滚动着的喉结,透过家居服可以看见的隐隐约约的锁骨……
Lee真的好瘦……
在Mike这么想的时候,Lee已经快把碗也舔一遍了,说真的,很好吃,不像Lee自己为了图省事做的粥,这真是用心做的。



TBC.
quqqqqqq[[[逃

评论(2)
热度(15)

一个非常悲伤的问题,我为什么还没有到18岁……

© 海食° | Powered by LOFTER